2018年6月19日 星期二 恩施  小雨 22℃~30℃   优
当前位置:首页>>宣传动态>>宣教

三尺讲台育桃李 笔耕不醉写春秋

发布时间:2018-05-28 17:19 来源:利川汪营貊丘村 作者:钟代高 编辑:曹贤炜

湖北恩施族苗族自治州利川市汪营镇貊丘村小学土家族教师牟来田,在三尺讲台丹心育桃李之余,连续36年走村串户采访、挑灯夜战笔耕不辍,见诸媒体端的新闻报道与文学作品2万多件,另有一部专著公开出版发行,先后受到各级领导机关及大众媒体表彰100多次。5月下旬,笔者前往貊丘村一组,采访了这位始终居于农家小院的乡土名人。

坚守村小,荣选恩施州名师

今年58岁的牟来田,1982年从利川师范毕业踏入教育战线后,一直在边远的建南镇黄金村小、福宝山药材场小学、汪营镇白羊塘村小、双岭村小、兴盛村小与小貊丘村小执教并担任班主任。他履职尽责,爱生如子,致力于学生品德、智力的提升,从不厌弃差生,赢得各级党委、政府、社会的一致好评。学生家长常说:“牟老师教书细心、耐心,特别是有爱心,把孩子交给他我们放心。”

有一年,利川境内遭遇特大冰冻雪灾,牟来田担心自己班上学生的脚受冻而身体、学习受到影响,掏出工资为每个学生买了一双新棉鞋。2013年4月,班上学生牟旖娜家的土坯房因暴雨造成危房,随时就有坍塌可能,牟来田听说后,立即将她一家接到自已大哥家里居住,并向上级递交了《灾情报告》。2016年,《利川百姓网》举行“爱心助学晚会”活动,他主动到场为30名特困留守学童现场签名赠书100多册。2017年6月,他将自己参加全国小语核心素养下的发展课堂,参与互动获得的精彩短信奖——观摩会全程光盘35张(价值1050元)捐给汪营镇中心学校,让全镇15个中、小学共享最新教研成学,助力汪营教育教学跨越发展。

牟来田始终没有因为村小条件艰苦,萌生过“跳槽”之念,做到教学教研两不误,他先后在《小学生天地》、《鄂西教研》等教育刊物,发表教学论文100余篇,同时还有多件(包括辅导学生习作)在市、州、省及全国写作大赛中获奖或入选。

牟来田由于业绩突出,早在十多年前就被破格聘为小学高级教师,接着晋级为小学九级,还被评为湖北省农村义务教育阶段骨干教师。去年,在恩施州人民政府第二届“恩施州名师”评选中,他的名字又出现在评选结果的通报文件上。

执著新闻,不是记者胜记者    

“教学之余跑八方,搜集素材不辞忙,暮爬格子朝送邮,不是记者胜记者。”这是人们形容牟来田痴迷新闻报道的一首打油诗。的确如此,每逢节假日,每天放学后,牟来田总是奔波在田间地头、村落民舍、街头巷尾、会议场所,开展新闻采访活动,并快速以消息、通讯、言论、读者来信等体裁成稿,邮往广播电视台、报社、杂志社、通讯社、网站等大众媒体。“连续30多年来,我每年发出被媒体采用的稿件,最少不低100篇,最多超过700篇。”牟来田如是说。

牟来田家在农村,父母年高体弱,妻子务农,全家日常生活开支,全靠他微薄的工资来维持。为了提高采写效率,他口积牙囤,最先买了一辆自行车,随后又买了一辆低档摩托车。早些年的乡村公路没有硬化,晴天灰蒙蒙,雨天水氹氹,路面简易铺设的块石坚硬而锋利,他的“自行采访车”与“摩托采访车”,相继成为维修店拒修的破架烂轮。前年,他在两个打工女儿的资助下,用4万多元购买了四轮老年代步电动小汽车,这才使他摆脱日晒雨淋的采访艰辛。

牟来田采写稿件,绝大多数是讴歌党、祖国、人民群众的正面题材,同时也有少量反映问题的批评报道。对社会上发生的有损党、国家和人民利益的事情,他愤笔疾书,扶正压邪。例如,当他发现有人贪图利益和嘴馋,竟私自到野外捕捉、钓杀青蛙和农村田野乱扔废弃农药瓶等不良现象,写下《青蛙不能乱捕滥杀》、《废旧农药瓶乱扔现象应制止》等几则读者来信在媒体刊播,引起有关部门高度重视而及时查处,群众无不拍手称快,都说“牟‘记者’真是一个有良心的大好人。”

钟情文学,硕果累累入作协

牟来田教书育人专注,采写新闻上瘾,同时还钟情于文学创作。说他是“利川的陆游”,一点也不为过。陆游一生共写了近万首诗,平均三天写出一首。然牟来田已在媒体发表诗歌、散文等文学作品超万篇,平均一天写出一篇。因此,他被利川市作家协会吸纳为会员,并上报恩施州作协、湖北省作协待审入会。

牟来田的家,距著名战地记者、革命烈士、抗日诗人牟伦扬(笔名司马军城)的家,大约只有3公里。他自幼就特别崇拜这位本族英雄,四处找来牟伦扬的诗作及事迹,经常阅读,勉励自己刻苦学习,立志将来写诗做诗人。读中学时,他的习作开始被校园墙报刊出;考入师范,他就正式向报刊电台投稿,从此与媒体结下不解之缘。每当收到一次稿酬汇款单,他的创作激情就会高涨一次。

牟来田以“苦尽田来”作为文学笔名与网名,寄寓乡情乡思。他的诗歌、散文,大多是描写乡土风光、平民生活的,民族气息浓郁,朴实厚重,清新自然,意境广阔,语言精练,情真意挚,意象新颖。大众化口语描述的情节,看似平淡,却凝聚着浓厚的乡情和亲情,打动人心,有味道有嚼头。如《清江放歌》一诗:“是向王天子一只弯弯的牛角/吹出了一条曲曲拐拐的清江河/用甜美甘醇的河水/滋润了土家儿女红火火的生活/是清江河畔一曲婉转动听的瓜调/造就了一首蜚声中外的优秀歌谣/用大山绵绵的柔情/表达了士苗儿女的骄傲和自豪/山如翡翠水似绸带/那是美丽迷人的清江/一片田畴一只渡船/那是妹娃艄公深情的吟唱/卧龙吞江珠玉飞溅/那是气势磅礴的清江/一座土寨一棵水杉/那是武陵明珠大美利川/唢呐声中腾起的袅袅炊烟/那是清江两岸温馨的家园/荡舟河里看到的幅幅画卷/怎不激起我对清江河的无限爱恋?”

牟来田走过的笔耕之路,是一条爱党、爱祖国、爱人民、爱家乡的忠贞不二的勤奋之路。如今他虽年近六旬,可仍精神饱满,激情不减,依然在那简陋的村小,在那崎岖的山路,在那落伍的农房,无怨无悔地默默奉献着。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