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4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文明创建>>文明家庭

秉承“仁义”遗训,家人含泪捐献器官,6名病患者受捐——
牟洁成的“生命”以另一种方式延续


摘要: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家风,是一个家庭的根和魂,一个个普通家庭的好家风弘扬着社会的好风气,传递着社会的正能量。2018年恩施州“最美家庭”评选结束,其中利川市汪营利川市汪营镇大跳墩村八组牟征家庭入选。

记者谢建新

家庭是社会的细胞,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家风,是一个家庭的根和魂,一个个普通家庭的好家风弘扬着社会的好风气,传递着社会的正能量。2018年恩施州“最美家庭”评选结束,其中利川市汪营利川市汪营镇大跳墩村八组牟征家庭入选。

家风无言,传承有声。牟征家庭以“百善孝为先,孝敬父母,家庭和睦,与人为善,与邻为友,扶危济困”为家训,在牟征父亲牟洁成脑死亡的情况下,含泪捐献了父亲的器官,让父亲的“生命”以另外一种方式延续。

忍痛捐献器官 让父亲生命延续

去年4月15日,在浙江玉环打工的牟洁成因工作不慎从高处坠落,造成脑死亡。得知父亲失去治疗的意义后,一家人陷入了悲痛,但此时,牟征却提出打算将父亲器官捐献出去,和母亲付翠兰商量此事,母亲却心生抵触。

付翠兰与牟洁成相濡以沫,风风雨雨20年,一起为家庭打拼,感情非常深厚。“我怎忍心同意挖他的心肝,人不在了,只想他入土为安。”起初,牟征的母亲付翠兰不愿意捐献丈夫的器官,牟征对她说:“爸爸走了,他的器官在别人身上继续活着,这对我们算是一种安慰,对那些受帮助的人来说,也有了第二次生命。”

“这个道理我何尝不懂,但是我只希望丈夫能完整地离开。”牟征和母亲多次商量后,付翠兰还是支持儿子的决定,同意捐献。

“人都这样了还把他的心给挖了……”当听到牟洁成的器官要捐给别人时,牟征的大伯母嚎啕大哭起来。

“见我伤心,牟征的妈妈安慰说,这是个好事,人死了一把火就烧成灰了,还有什么全尸,器官捐给别人,器官还活在世上,没有烧成灰。听她这么说,我突然就想开了。”牟征大伯母说道。

在农村,思想比较守旧,认为人死后要留全尸,入土为安。因而,刚开始的时候,很多亲戚、村民不能理解,觉得牟征这孩子心太狠。

“以我们这里的习俗来讲,做出这样的决定很艰难,牟征年纪虽小,但很明事理。” 利川市汪营镇大跳墩村村书记向伟觉得牟征的决定,是以小爱护大爱,是至善至美之举。

口口相传,牟征和母亲的想法在大跳墩村传开了,村民们也接受了,从最初的不理解到一致好评。

“牟征好样的,为你点赞!”

“为我们能有这样无私、高尚有大爱的村民点赞!”

向伟将有关“牟洁成逝后捐器官救人”的消息转发至“大跳墩村民之家”的微信平台里,村民们纷纷为这家人的义举点赞。

器官移植 延续他人生命

“4月24日上午,在爸爸进行器官捐献手术前,我看着他,已经说不出话来,想着这也许是个梦,他要是能醒过来该多好。妈妈趴在手术床旁,轻轻地喊着他的名字,泣不成声。”牟征回忆。

牟征在人体器官捐赠书上签完字后,感到心里石头落地。在多次劝说母亲付翠兰和亲戚后,最终决定将牟洁成的一个心脏、一个肝脏、两个肾脏、一对眼角膜捐献,捐献的器官将为4人带去新生,为2人带去光明,让父亲的“生命”得以延续。

牟洁成虽然走了,但他的“生命”还在延续,温暖了很多人。据了解,牟洁成的心脏已移植给33岁的安徽患者,肝脏已移植给48岁的义乌患者,患者均恢复良好。另外两个肾脏则分别移植给了两位慢性肾炎病人。

“父亲虽然走了,但他的器官还可被用到,有很多人还在苦等生命的希望,如果没有这些器官,他们可能就跟爸爸一样离开,所以我想,捐献器官也是一种帮助他们的方式。”牟征说,“爸爸走了,但其实也没有走,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在其他人身上继续活着。”

事情过去了一年多,付翠兰目前在家附近打些零工,在和村民一起劳动的过程中慢慢走出了丈夫去世的阴影,变得积极乐观起来,她表示,两个孩子很听话,学习也好,是我的精神支柱,我一定会坚强。

牟征现在长江大学读大三,学的是机械专业,牟征表示快要毕业了,毕业后尽快找到工作,为母亲减轻负担。

“根据这个家庭的实际情况,牟征一家人享受了低保政策。去年,村里还给牟玉成争取了易地扶贫搬迁,解决了住房问题。”向伟说道。

苦难家庭 坚守“仁义”家训

牟征家住利川市汪营镇大跳墩村八组,刚修到牟征家门口的水泥路还未通车,房屋建在水田边,房屋为土砖结构,门前的院坝还未硬化,泥泞不堪。

初见牟征的母亲付翠兰,说话腼腆,但热情好客,满脸笑容。进屋后,屋内的布置简单,一台电视、一张条桌、几把椅子。

“付翠兰家,家庭条件一直不太好,这几年两口子在外打拼,家庭条件渐有好转,没想到又出现这种意外。”大跳墩村村书记向伟说。

牟征家原有6口人,除牟洁成夫妇和牟征外,还有87岁的奶奶罗崇菊、8岁的弟弟牟晋炙、47岁的盲人叔叔牟玉成。牟玉成和牟洁成是双胞胎兄弟,3岁时因病致瞎,20余年来一直由牟洁成夫妇照顾。付翠兰本打算将牟成洁的眼角膜捐给牟玉成,但牟玉成没有眼珠,无法接受角膜移植。

牟洁成夫妇是家中的顶梁柱,打工挣钱抚养儿女,赡养老人。牟洁成夫妇一直在浙江玉环打工。付翠兰做车床,每月2000元左右,牟洁成做木工,每月3000元左右,钱不算多,在生活上他们省吃俭用,想到年迈的母亲,两个上学的孩子,两口子就干劲十足。

在打工期间牟征、牟晋炙、牟玉成和奶奶在家相依为命。“我们一年很少回家,牟征很懂事,放学回家做家务,帮奶奶干农活,上大学后假期回家还在村里办补习班。”付翠兰谈及儿子牟征满脸的骄傲。

牟洁成夫妇在外打拼多年后,这个家的状况有了明显改善。牟洁成夫妇盖了新房子;牟征考上了大学;牟玉成经利川市残联介绍找到了工作,在浙江一家盲人按摩院工作。

“要做一个非常老实的人,非常有仁义的人,别人对你好,你要对他好,别人对你不好,也不要记在心里。”这句话是牟洁成每次打电话回家必对牟征强调的话,也是他教给牟征的做人道理。牟征深深地把这句话记在了心里。

牟征将这句话深深地记在了心里,付诸于行动中。

他从懂事开始,就认真学习,希望用知识改变自身的命运,同时用实际行动去帮忙别人,成为有仁义之人。

“爸爸在世时是个老实人,话也不多,但他总是会主动去帮助别人。”在牟征的心中父亲是家庭的支柱,是助人为乐的榜样。

“牟征家庭虽然负担重,但家人之间感情却很深。夫妻和谐、兄弟和睦、孝老爱亲,邻里和睦。”向伟说。

责任编辑:郑晓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