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3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核心价值观

甘做一束照亮阴影的亮光
——记利川市元堡乡卫生院院长杨秀红


全媒体记者 牟凡

庚子鼠年,新岁刚启,新冠肺炎疫情突然袭来。这是一场大战,也是一场大考。

“乔木亭亭倚盖苍,栉风沐雨自担当。”杨秀红,一名49岁的中共党员,刚调入利川市元堡乡卫生院不久,作为一名老党员和院长,他率先垂范、冲锋在前,挑起这副战“疫”重担。

杨秀红在办公室工作

杨秀红在办公室工作。

1月23日,元堡乡卫生院被利川市确定为疑似病例集中隔离病区。

战时状态、战时方法、战时速度。杨秀红组织职工迅速腾空病房,仅用13个小时就将病房改造成隔离区,并达到“三区两通道”标准。

1月25日,《元堡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应急处置预案》发布,随即开展了新冠肺炎防控应急演练。

演练结束不到3小时,利川市首例新冠肺炎疑似病例住了进来,拉开了元堡乡卫生院打响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序幕……

元堡乡卫生院原来没有专门的发热门诊,市防控指挥部要求重新修建发热门诊。“选址、材料、工人、安全……”杨秀红心里一样一样地盘算着,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凌晨两三点才休息成为常态。最终,一座占地120平方米、钢结构的发热门诊在3天后建成并投入使用。

杨秀红与同事清点物资。

杨秀红与同事清点物资。

为了工作、休息方便,杨秀红特地在办公室临时搭建了一张床,从疫情开始到结束,一睡就是两个多月。“从小到大没有睡过这么‘软’的床,不能翻身,脚也不能伸直,一不小心就跟地板睡在一起了。”杨秀红说。

利川市人民医院副院长吴建军被选派到元堡乡卫生院指导工作:“有时半夜正和秀红商量工作,谈着谈着,他就睡着了。真是太累了,都不忍心再叫醒他。”平时一贯爱干净的杨秀红,长时间奋战在一线,工作一忙,早已忘记了自己的头发如春草疯长。院里一位同事看不过意,手拿剪子,咔嚓咔嚓半个小时,总算为他剪除了“杂草”。

在元堡乡卫生院,杨秀红既是指挥员,也是勤杂工。哪里有需要,哪里就能看到他的身影。食堂没菜了,他哼哧哼哧背着满满一背篓莲藕爬到5楼厨房,来来回回四五趟;库房里缺人手,杨秀红就来到库房和其他人员一起清点、分发物资;隔离区工作人员必须掌握日常防控知识,杨秀红便给他们讲防控知识、方法和技能。

杨秀红(左二)与该院首例出院病人合影

杨秀红(左二)与该院首例出院病人合影

“杨院长不管什么事情,都带头做,只要他自己能完成的,绝不会叫我们做,这样的好领导给我们带来了非常大的动力。”元堡乡卫生院药剂科负责人卢平说。

杨秀红的爱人向艳是东城卫生院的医生,同样冲锋在疫情一线。岳母瘫痪在床,岳父患有直肠癌,只能由杨秀红年迈的父母去照顾岳父岳母。杨秀红说:“有时候我也很自责,未能尽到孝道不说,还让年迈的父母如此辛苦,但是疫情不容情、不留情,责任在肩,使命在肩,我必须舍小家、为大家。”

2月4日,元堡乡卫生院第一例病人治愈出院,全院人员都很高兴。杨秀红特地在当天照了一张合影,虽然被帽子和口罩遮盖得严严实实,但还是能看到他高举剪刀手显露出来的高兴。

在杨秀红的带领下,元堡乡卫生院87名医务人员70多天没日没夜地奋战,共收治71例疑似病例(含8例确诊病例),没有1例医务人员感染,没有1个病人死亡。

3月24日,该院解除定点隔离;3月30日,该院正式复诊。

“虽然元堡乡卫生院已不是集中隔离点了,但我们肩上的职责还在,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要坚持为人民群众把好健康关。有阴影的地方,就必然有亮光,作为医生就要做这束亮光,因为这是党性要求,也是职责所在,义不容辞。”杨秀红说。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