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3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宣传动态>>文化

恩施土司遗址及旅游文化空间重构


州委党校 何蓉

土司制度在鄂西南存在将近500年,留下了大量的城址遗址、建筑遗址,以及数量众多的文物与文史资料,其中保存较为完整的是恩施唐崖土司遗址和容美土司遗址。它承载着我国土司制度和湖北少数民族文化内涵,具有十分突出的遗址特征。以遗址文化空间的重构来实现恩施土司遗址的保护与开发,推进恩施乡村旅游文化产业发展是一条较为合理的途径。

作为历史文物类资源,恩施土司遗址特性显著。一是规模性。从遗存形式来看,有十多种类型,如官署建筑、碑刻梅匾、土司墓群、印章文献、土司谱牒、办公用具和文房四宝、礼器兵器、服饰、生活器物、诗作、军事遗址、建筑,表演艺术、饮食和节日文化等。其景观宏伟,遗存丰富,历史信息蕴含量大。二是价值性。作为土司制度的实物见证及民族遗迹,恩施土司遗址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珍贵的文化价值以及土家族文化传承的实用价值。三是稀缺性。遗址的布局、形制、建筑风格、自然环境以及它所蕴含的精神文化都具有自己鲜明的特色,决定了其在科学研究和艺术价值等方面具有不可替代的功能。四是不可移动性。遗址规模体量庞大,难以迁移,如果移动,就可能失去作为遗址的意义。五是残缺性。恩施土司遗址的存在已基本丧失了原有功能,更多的是作为一种已经消失的文化现象或已经过去的—段历史标志而存在。其表现首先在于形象的残缺,如残砖、断瓦与废墟,只有通过考古发现,才能显现出某一部分。在遗址的文化内涵上,民俗、节庆、商业文化等都无法直接获得,需要专业人士借助于文字、图纸资料与实地调研进行总结与整理。

恩施土司遗址在土司制度消亡后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但它却承裁了厚重的民族文化底蕴和不可忽视的价值。一是史学价值。它既是一部凝固的土司制度兴衰史,又是一部土家族的断代史,具有较高的史学价值。作为为数不多、保存相对完整的土司皇城,唐崖土司皇城是一笔珍贵的历史文化资源,为我们研究土家族、土司制度时期的政治、文化、军事等领域提供了大量的实物依据。二是学术价值。它积淀了丰厚的历史底蕴,折射出厚重的地域色彩,在考古学上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一些遗迹和遗物,如唐崖土司的牌坊、石人石马等遗迹建筑,文化内涵十分丰富,为研究恩施各民族文化的融合演变及地域文化的形成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三是艺术价值。它是土家族建筑艺术宝库,为探索武陵山区悠久灿烂的建筑、雕刻艺术提供了实物见证。其浮雕、透雕、镂空雕等各种技法运用娴熟,文字遒劲飘逸,动物栩栩如生,人物形神兼备,造型形象逼真,显示了土司时期恩施工匠驾驭各种建筑技法的高超水平。四是旅游开发价值。保存完整、知名度高、蕴藏着丰富民族文化的唐崖土司遗址、容美土司遗址,都是品质良好的遗址类旅游资源,可以成为遗址文化旅游的主要吸引物,其非常良好的旅游开发价值在近年已强势体现。

恩施土司遗址旅游文化空间的构建应以土司遗址为核心文化符号,以恩施地理空间、土司遗址旅游开发为主要活动的当代区域经济发展为主。因此,其旅游文化空间是由物理空间、文化空间、经济空间和空间主体构成的复合体。

第一,构建土司遗址旅游文化的核心象征。恩施土司遗址作为一项历史遗存,最重要的价值是历史文化和科学价值,它是恩施发展的重要历史文化资源和区域拓展可以依托的基础。土司遗址保护完全可以成为区域文化复兴与建设开发的聚合工程。因此,恩施土司遗址保护不仅仅是对遗址的保护,也是对具有较强生产性的文化空间的重构。其核心象征不再是对土司历史遗址的保存,而是对以土司遗址为主要景观的遗址旅游的合理开发,从而实现历史遗址在当代社会的多重价值。

第二,构建土司遗址旅游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核心价值观是千百年来集体记忆和历史记忆的产物,构成文化空间的精神素质,即民族性。恩施土司遗址文化空间构建的核心价值观表现为对土司历史的记忆、由土司制度而衍生的族群记忆以及当代旅游对传统文化开发的集体意象。随着科学技术的快速发展,遗址旅游开发也日趋多样化,如依据考古发现及历史记载,在原遗址基础上恢复原貌;或按遗址原貌另择他处复建遗址;通过对历史文化的深度挖掘,创新遗址展示历史文化体验的游憩方式。建立内容丰富、游览紧凑、结构合理的游憩结构,创意独具特色的品牌形象,延伸产业链,形成遗址保护展览与文化体验的产业体系。因此,遗址旅游文化空间的核心价值一定是兼顾历史遗存、历史记忆以及对当代旅游产业开发的遗址保护与合理利用的价值观。

第三,构建土司遗址旅游文化的特色符号。恩施土司遗址旅游文化空间是由以土司遗址为主导符号而构成的特殊旅游空间,其中包含了土司历史遗存,与土司相关的民族文化,以及与土司制度相关的历史记忆、信仰、观念和传说等等一系列特色符号,这些符号可以通过虚拟视景漫游、虚拟体验式漫游、环幕投影系统、360度全景虚拟场景展示、虚拟考古体验、幻影成像系统、虚拟网络游戏、交互式多媒体展示等高科技进行虚拟展示。同时,也可以通过旅游产品化即符号产品化、游线产品化、市场产品化、时间产品化和交通方式产品化,对旅游文化符号进行展示,同时也宣传与保存了土司旅游文化的核心象征与价值观。

第四,明确土司遗址旅游文化空间的主体。土司遗址旅游文化空间的主体是由多元化的人组成的,涉及政府、社会相关团体、民族精英、当地人及外来旅游者等。文化空间的主体是最具能动性的因素,如政府与社会相关团体的涉入可以使土司遗址开发更科学、合理和有秩序,民族精英与当地人在旅游文化空间的展示中更具有情境性。相关文化空间主体对土司遗址旅游开发不能脱离历史价值,应对遗址历史文化进行深入挖掘,使游客在遗址旅游中得到深刻历史熏陶和独特文化体验。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