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5日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宣传动态>>文化

藏在时光深处的西后街


甘茂华

民居倚西城墙而建。(本报恩施图片库 汪晓暹 摄)

民居倚西城墙而建。(恩施图片库 汪晓暹 摄)

小巷幽深处,就是时间的缝隙、空间的狭谷。我在恩施老城的西后街,一遍遍寻找和确证自己当年的身份。

上世纪60年代,我还是一个高中毕业生,如今老年回乡寻踪,那些对青年时代所珍惜的青春细节,像接通的电线,使我与小巷一下子被灯光照亮,情不自禁地向她怀里靠拢。我之所以对恩施老城西后街记忆特别深刻,是因为这条老街是我青少年时期走得最多爱得最深的地方。她那古朴沧桑的面貌,似乎蕴藏着许多美丽而又神秘的关于本土历史文化的故事和传说。尤其重要的是,我妻子的娘家曾经在西后街居住长达半个世纪之久。我与她从最初相识相爱到谈婚论嫁,这条小巷知根知底,见证了我们的爱情和婚姻。因此,西后街于我格外亲切。

说她是街,实际上是一条几百米长的深深的小巷子。因为她位于老城西门城墙的后面,所以取名西后街。在我记忆中,西后街入口处,在老城大十字街。左边是一家商店,商店挨着江国记理发店;右边是人民银行,银行靠着匡医官诊所。往巷里走,左边有栅栏围着的四方形消防池,旁边有一口水井;右边是邮政局,柜台后面常坐着一个白胖的女人。邮政局斜对面,是县工会的活动场所,曾经举办过交谊舞会和猜灯谜比赛。顺着巷子愈走愈深,两旁大多是民居,没有什么商铺,几乎每家门口都有几级青石台阶,双开门,砖灰墙,庭院深深,显得幽静而寂寞。西后街依山而建,是从山谷中开辟出来的路,山高水高,皆有水源,掘地数尺,水就冒个不停。因此,西后街水井多,在老城是出了名的。大多数人家后院,都有一口水井。

我妻子的娘家在西后街上半段,租赁的杨家老屋,从大十字街走过去,也不过十分钟。杨家老屋有一口水井,这屋的街对面,有一条通往高井河的小路。据说高井河的水质与众不同,洗衣服特别干净。我母亲洗衣服一般在东门河,如果洗被子帐子等大件物品,她就要背上背篓去高井河。也怪,高井河洗出来的东西就是清爽。

我和妻子谈恋爱时,常去她西后街的家里,多半是晚上,趁着夜色朦胧,怕撞见人们不好意思。那个年龄,那个时代,似乎谈情说爱是一件不正经的事情。西后街很长距离才有一盏昏黄的路灯,像鬼火一样衬得小巷阴森森的。我却不怕,因为爱情,青涩的脸上眼神明亮,心中似有一簇点燃的火苗,每次走进西后街,心就被点亮了。在我印象中,西后街夜色并不朦胧,仿佛小巷狭长的天空,每次抬头,总有一弯温煦的月光。

西后街走到头,路呈“Y”字形。左边一条路,通往老体育场,那里有白色如粉笔高矗山上的烈士纪念塔,还有一家清江电影院。小巷尾巴上,有一户向姓人家,开着一个小人书摊。年轻的女主人,我叫她向孃孃,是我母亲的闺蜜。我母亲把我父亲年轻的同事史春方介绍给她做了丈夫,她因此待我极好。别人看书要两分钱,我看书分文不收。我至今还记得向孃孃朴实腼腆的样子,孙悟空大闹天宫的连环画,我就是坐在她的书摊边看完的。

从清江电影院往南走,便连接到了六角亭。六角亭的前身是清代施南府衙门的鼓楼。六面形木质阁楼,翘角尖顶,老百姓称其为六角亭。清代有此楼后,每日击鼓报时,楼前一条街便叫鼓楼街。

我去得多的地方,是靠西门城楼的老县政府,当年我们的文艺宣传队,曾借住此地排练节目。我大姨妈的家也在西门城楼附近,她家有一棵红心柚子树,每年都能吃到她送的酸酸甜甜的红心柚子。

从西后街尽头“Y”字形的路往右边走,这时,人已经走在城墙上了。路两边是房屋,路外边是田野,一直通往西门城楼。

在西后街与西正街之间一条巷子中段,离西门城楼不远,有个叫洗马池的地方。如今池门尚存,额面横刻“洗马池”三个宋体大字,后有小字题款数列。据我的老朋友、恩施州文史专家、湖北省考古学会会员贺孝贵在《历史恩施》中介绍,洗马池所刻全文为:“古人云,晚凉看洗马,亦军中要务也。署前旧有池,淤废日久,今特浚而新之。庶马政复修蕃,鹿因之而兆兹,当春日融和,桃柳掩映,见二、三良马腾骧其中,洵有一洗空凡之象,而乐国家之升平焉,故识之。光绪壬辰年春日,楚南熊朝鉴题。”由此看来,洗马池是喂养和洗刷军马的地方,这里奉养着一种龙马精神。

从洗马池往前数米,便是西门城楼,据史料记载,恩施老城的古城墙,于清道光五年(公元1825年)重建西、北两城楼。咸丰二年(公元1852年)又重建西门城楼。砖石城墙,始建于明,维修于清。距今已延续600多年历史,是名副其实的明清古建筑。现在恩施老城保存得最好的就是这座西门城楼,其次是南门城楼,东门城楼和北门城楼在城市建设中早就荡然无存了。

我在西门城楼的洞子里,忽然想起了纳兰性德的木兰词:“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多少老建筑都消失了,想起来,令人遗憾,令人伤悲,唤起多少绵绵不绝的回忆!

如今重走西后街,我甚至连当年走路的身姿都回想得起来:瘦瘦的身板却挺得笔直,懵懵的爱情却眼明心亮,走在悠长的小巷里,我想遇到那个扎着羊角辫的清秀的姑娘,脚步是轻盈的,嘴角带出笑意,抬眼望,等那月儿升起来……

那条藏在时光深处的西后街再现了我的青春和爱情。生命中那簇火苗,在暮色中渐渐地又被西后街点亮了。

责任编辑:曹贤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