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3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宣传动态>>宣教

逆行出征踏春归

——恩施市民办医疗行业协会医疗队驰援武汉侧记


(配图)逆行出征踏春归(870813)-20200514103750

曾斌在为老人做身体检查。

(配图)逆行出征踏春归(870817)-20200514103741

4月10日返回恩施前,11名队员在黄鹤楼前合影。

(配图)逆行出征踏春归(870815)-20200514103729

穿着防护服的曾斌。

全媒体记者阮璐

2月28日,恩施市民办医疗行业协会会长曾斌带领11人组成的医疗队驰援武汉。40多个昼夜,曾斌和队员们以实际行动书写着医者仁心、大爱无疆。

4月10日,圆满完成援助任务后,曾斌带领队员们踏春而归。5月7日,曾斌向记者讲述了他们在武汉的日日夜夜。

逆行出征上“疫”线

2月27日,武汉疫情防控形势依然严峻。

作为恩施市民办医疗行业协会会长,曾斌发起驰援武汉的倡议,短短一天便有30多名医务工作者报名,最终确定11名医务工作者组成医疗队,于2月28日自驾前往武汉。

“我自愿加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诊治工作,不负重托、不惧艰难、不计报酬,无论生死、不辱使命、救死扶伤,并确保全体队员带着责任去、平平安安回。”回忆出征当日,曾斌感慨:“很多队员都是瞒着家人去的,我当时就想,一定要把他们平安带回来。”

“武汉的夜从未如此安静。”经过近8小时奔波,一行人到达武汉,偌大的城市,公路上没有一辆其他车辆。

仅休息了几个小时,29日早上8点,按照武汉市硚口区疫情防控指挥部统一部署,11人参加岗前培训,大家仔细听讲,认真做笔记,生怕遗漏。

11名队员来自不同的医疗机构,大家面临的是全新的工作环境,未知的患者……

曹中飞、黄家权到武汉铁路职工技术学院隔离点工作,向林贤、向青华到硚口区父母村养老院,彭浪、谢菲菲到硚口区长丰福荣养老院,彭余剑、陈娇到硚口区安康养老院,王茜、张妮到硚口区馨心托护院。

经仔细考量,曾斌对队员们进行分组,当天下午,5组队员分别前往各自工作点,开始工作。

按照相关规定,曾斌本可只在后方指挥,但他主动要求上一线,选择到情况较为复杂的武汉东方阳光中西结合医院工作。

身先士卒勇担当

武汉东方阳光中西结合医院是一家医养结合的试点医院,一楼是医院,二楼以上是养老院,分属不同经营者,情况相对复杂。

“疫情来得突然,该院之前已有疑似病例,面对层层封闭管理,医护人员和老人们都很无助。当时,医院医疗业务基本处于暂停状态,连早间的常规查房也许久没开展。”曾斌想:我要身先士卒,打消他们的畏惧心理。

3月1日一早,曾斌与该院住院部一名医生一起,穿好防护服,恢复查房工作。对全院104名老人一一进行询问,查完房,两人已浑身湿透。但自此开始,该院医护人员像被注入了强心剂,很快恢复正常医疗秩序。

为进一步带好头,3月9日,曾斌写下入党申请书:“此刻,身在武汉疫情防控第一线,我申请火线入党,继续奋斗抗疫前线,以党员的标准完成医务工作者的职责。”但因吃住都在医院,处于隔离状态,他一直没有机会提交申请。

针对此次支援工作点多是养老机构,老人们普遍行动不便、基础性疾病多、心理波动大等特点,曾斌指导队员加强对老人的疾病管理、生活管理和心理管理。为照顾好老人,队员们成了多面手,观察检测体征、帮助老人清洁、保障生活所需、开展心理疏导……曾斌说,队员们把老人当亲人,精心照料、耐心疏导、用心陪伴。

“我现在都还记得418病房里那对80多岁的老夫妻。我一进病房,他们就拉着我的手说,‘你们来了,我们就安心了。’”曾斌说,老人们的信任,让他们更加明白身上的责任和使命。

全体队员平安归来

4月8日,武汉“解封”。医疗队顺利完成援助任务,于4月10日启程返回恩施。

“土家儿女壮志逆行,江城百姓铭记于心。”送行队伍中,这条标语格外醒目。

4月10日下午,刚刚返回恩施的曾斌接受连线采访时,不满7岁的儿子站在3米开外的地方望着他,他一下就红了眼眶,“我把10个队员带出去,没有一个被感染,大家都安安全全地回来了,那一瞬间,我所有的压力都释放了。”

驰援武汉40余天,曾斌压力巨大,尤其是2月29日晚没接到队友的求助电话,他至今仍在自责。

“当天,队员们分别前往各自工作点报到。大家去了才知道,有的工作点物资紧缺,内心恐惧,向我求助,但我的手机夜晚自动调成了静音,没有及时看到。”3月1日一大早看到信息后,曾斌马上给硚口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打电话申请物资,并与队员们约好以后每晚8点举行视频会议,以此确认大家的安全,也便于了解大家的需求。

面对从未经历过的疫情防控工作,曾斌深知队员们心理压力之大,尽管所有人都哭过,但他从没在队员们面前掉过一滴泪。“我不能崩溃,我必须鼓励大家,给大家疏导压力。”

期间,一名女队员感冒了,因为害怕感染了新冠肺炎,又买不到感冒药,哭着给曾斌打电话,言语有些过激。

“我理解她的心情,经过询问,基本确认她是普通感冒,我马上联系指挥部给她送感冒药,随后又耐心开导,她最终平复了心情,并带病坚持工作,非常勇敢。”曾斌赞许地说。

在武汉时,曾斌最怕接到母亲的电话,因为那些在队员们面前展现出的镇定和坚强,往往抵挡不住母亲的关切,挂了电话,他常常泪流满面。

在州城集中隔离时,曾斌每天都会关注其他队员的身体状况,直到4月24日11人全部解除隔离各自回家,曾斌才终于放下心来:“出发时担起的那份责任,可以交卷了。”

责任编辑:王晓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