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6月3日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宣传动态>>文化

牛洞坪:悠悠岁月稻米香


栽秧

栽秧

丰收的喜悦

丰收的喜悦

喷撒石灰除虫

喷撒石灰除虫

启动脱粒机器

启动脱粒机器

沉甸甸的水稻

沉甸甸的水稻

割稻季节

割稻季节

全媒体记者 付瑞勇 文/图

牛洞坪,顾名思义,一处有牛洞的坪坝。

位于巴东县东瀼口镇的牛洞坪,早在1927年就建立了中共牛洞区委员会和苏维埃政府,堪称“红色的摇篮”。从山脚到山顶分布着层层水田,其间点缀五百余栋土屋,牛洞坪素有“梯田的乐章”“乡愁的博物馆”等美誉。

春看菜花遍地黄,秋观稻菽千层浪,牛洞坪成了安放乡愁、乡情的打卡地。远山近水、土墙黛瓦,牛驰梯田、蛙鸣稻间,一粒米标注了牛洞的风味,填满了游子满腹的乡愁。

这里,有犀牛神兽的美丽传说,有“贡米”的前世今生,还有牛洞大米出深闺的故事……

一个关于犀牛神兽的传说

犀牛塘是牛洞坪的一颗耀眼明珠。波光粼粼,山水倒影,平添了些清幽和神秘。

时光回到清朝,牛洞坪百姓们开始挖塘种稻,过上吃米的日子。开工不久,一件神秘的事情发生了:白天开凿,次日复原,连续几天均如此,不见一点进度。

某天深夜,工事领班起床惊奇地看到塘边有一头如犀牛般的神兽,个子高大威猛,正将松土推回塘内。犀牛神兽当晚给领班托梦:“不怕千人挖、万人挑,就怕桐针钉我腰。”

领班细细回忆、揣测,次日一早,迅速从山上砍了一棵桐树,做了一根桐针,插在堰塘中央。果真,挖出的泥土再也没有回填了,堰塘很快完工蓄水。百姓们将此塘命名为“犀牛塘”。

今年73岁的曾德学是牛洞坪的“故事王”。“从那以后,犀牛神兽住到了山洞,昼伏夜出,洗澡躺过的地方出现一块平地,后人就取名牛洞坪,神兽踩出的72个脚印成了72口堰塘,灌溉着5000多块水稻梯田。”时而手舞足蹈,时而语气急促,曾德学生动讲述着牛洞坪的传说。

牛洞大米醇香软糯,被称作“粘粘饭”,羡煞了邻村乡亲的眼。

犀牛神兽的故事很精彩,但终究只是个传说。以前的老村支书付辉学一语道破牛洞大米的“香”字秘诀:土壤属于柔软的天然水稻土,含有多种微量元素;堰塘地下冒出的清泉刚好用来灌溉;生长期比一般水稻长半个月左右。“好山好水自然出好米!”付辉学打趣道。

在牛洞坪,种稻也“种”出了一种稻文化。每逢栽秧季节,家家要置办栽秧酒席,打糍粑、接亲朋、打锣鼓,还请支客师迎宾待客,和过喜事一样。至今当地流传着“栽秧的酒、割谷的饭,过路的君子有一半”的俗语,过客逢上栽秧酒,都要进主人家门凑一下热闹。

栽秧俗称“秧半天”,即半天栽、半天玩,栽秧酒也成了邻里乡亲聚会的一个噱头。

“三岁半小娃会栽秧。”对于牛洞坪人而言,不是个笑话。牛洞坪稻农被尊称为“秧祖宗”,插秧以“快”著称。曾有一位叫曾用之的秀才,手指动一下可栽四株秧苗,号称神手。乡亲们议论秀才把栽秧当成了写毛笔字,如蜻蜓点水般轻快。当地杨氏、付氏稻农身手不凡,成了抢手的栽秧工。

一粒好米,名扬天下。牛洞大米体型纤细、亮如晶体,明清时期列为朝廷贡米,经人力驮运到巴东县衙,再沿茶马古道转运到京城。在土地革命时期,牛洞坪是巴东早期中国红色革命根据地,牛洞大米成了支前的“粮草”,也是巩固大后方的功臣。

转动时光轴,牛洞大米穿越了1000余年,收藏着岁月沉淀的芳香,被赠予“中国泰香米”名号。

一粒米的沉与浮

牛洞大米火了千年,翻过了21世纪的坎,却悄然遇“冷”。

为何一下由热到冷?“肥料、种子、薄膜等价格越来越高,年轻人外出打工,留下种田的都是老年人,种稻仍是老办法,产量低、品质差,还卖不出好价钱。”现任村支书谭勇回忆说,牛洞大米名气陡崖式跌落,稻田撂荒现象很普遍,村干部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谭勇把牛洞大米遭遇的尴尬,比作“端着金饭碗要饭”。“规模小,成本高,种植模式粗放,好品牌没打响……”在谭勇看来,牛洞大米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这一辈牛洞人要紧跟农业新时代,老套路行不通了。

精准扶贫号角吹响,该村描画了油菜1000亩、水稻1000亩“两个千亩”产业版图,探索油菜——水稻轮作模式,主推生态、绿色、无公害种稻理念,提振“牛洞大米”声誉,叫响“牛洞大米”品牌。

72口堰塘整修,水渠疏浚,灌溉活水进田间;5000米机耕路纵横,将田块串成一体;免费提供种子、肥料,种田出力、不出钱……“牛洞大米”被一系列措施装进了政策温室,铆足劲儿茁壮成长。

政策“红包雨”滋润了游子心,牛洞坪村不少年轻人返乡种稻,当起了“农二代”。2018年,在外漂了十几年的向宣波回到家乡,一个人种上20亩水稻,比父辈多了四五倍。

在向宣波的家里,他向记者展示手扶耕田机、微型收割机等种稻“大力士”。“现在黄牛耕田都很少见了,机器耕田效率翻了几番,还省事、省力。”向宣波说,如今购买农机具,政府给补贴,耕种方式实现了由“牛”向“油”的转变。

和向宣波一样,全村累计有20余名年轻打工者回乡种稻,一阵创业“稻浪”正涤荡牛洞坪。

追寻乡愁,与花“香”约。自2016年以来,牛洞坪村连续举办油菜花节,用一朵花引爆乡村旅游,玩转“花世界”“稻梦空间”,油菜和水稻成了游客视野中的主角。同时,节庆活动延伸了农业产业链条,衍生出18家农家乐。

稻农曹洪瑶种了半辈子水稻,2016年他开办了“曹家老屋农家乐”,桌子上是自家种的蔬菜和大米,每年可接待七八十桌,加上种葡萄、西瓜,一年创收5万多元。“哪想种稻还种出了风景,农产品在家门口变钱了。”曹洪瑶说,农田成了景点,农产品件件都是宝了。

牛洞大米,未来可期。据县水保局驻村“尖刀班”班长谭志平介绍,目前,该村将着力打造“贡米之乡”,持续擦亮“牛洞大米”品牌,建设美丽乡村稻香园,发展农家乐和民宿,带动土特种养产业,让牛洞坪再次因“米”而吸睛。

一位稻农的绿色坚守

5月的牛洞坪,层层水田在阳光下泛着微光,恍如一面明镜。稻农们弯着腰,躬着背,一手攥住秧苗,一手向水中插去,在田间画出一条条平行线。

“农时就是发令枪,要争抢每分每秒。”向传艳戴着草帽,挽起裤脚,在水田均速后推,面前一行行秧苗排列整齐。皮肤晒得黝黑,双手布满老茧,很难将她和创业老板联系在一起。

当猪倌,进城打工,开农家书屋,向传艳一直用奋斗点亮自己的“半边天”。2016年9月,向传艳和丈夫黄仕俊从东瀼口集镇来到牛洞坪,成立俊艳禾康植物专业合作社,流转500余亩土地,进行水稻规模化种植。

进村第一天,向传艳在稻田转了一圈,她发现土地板结,肥力下降了,根源在于过度使用化肥、农药,导致土地“生病”了。

“土壤患病了,自然长不出健康的粮食。”向传艳决定,一定要让土地恢复健康的机能。

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向传艳认为,种田要和土地一样实诚。她自创土壤健康、植物健康、人类健康“三康”模式,用上了“蛮劲”:不用农药,不施化肥,人工锄草和追加农家肥。

三月农家肥打底育苗,四月油菜秸秆还田插秧,五月人工锄草,六月喷撒石灰除虫杀菌,再到九月收割,向传艳用笨方法让土壤复活,种出了一粒粒健康的稻谷。

“一斤大米从3元卖到了5元,杭州商家甚至出价10元一斤。”向传艳想象不到,一度埋名的牛洞大米重出江湖,成了城里人的抢手货。

目前,向传艳注册了“俊艳”牌大米商标,借助“公司+合作社+基地+农户”模式,吸纳70余名稻农入社抱团发展,实现了产、供、销一体。

直营门店线下销售,微店、电商线上订购,向传艳将牛洞大米“山珍”带出深闺,让“放心粮仓”进了千家万户。作为巴东县政协委员的向传艳,提交了关于牛洞乡村旅游提档升级的提案,挖掘“花经济”“米稻经济”,旨在发展牛洞坪乡村旅游。

“土里也能刨出金饭碗,同样可以种出人生精彩。”站在田坎上,眼前成片稻田泛着绿意,向传艳相信,牛洞贡米一定会拾回历史的芳香,“绿色”将成为牛洞大米的永恒底色。

记者手记

牛洞大米捧着“贡米”的荣光,也经历了黯淡的时光。在绿色主旋律下,稻农们传承先辈们种稻理念,引入现代种植技术、耕作机械,变粗放为集约,转小农为现代农商,让牛洞大米进了都市厨房,借一粒米之力拉动小康快车。

责任编辑:郑晓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