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5日 星期日 多云 12℃ - 20℃
当前位置:首页>>文明播报

志愿者梁平: “能在志愿服务中优雅地老去是一种幸福”


3ae9aeeee83f06eca3d6d097a265d7f

热爱生活的梁平。

全媒体记者阮璐

精致的卷发,戴珍珠配饰,身着一袭红裙,脖间系着丝巾,她走进恩施市小渡船街道办事处航空路社区居委会,询问工作人员最近有没有什么工作需要帮忙。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去居委会这样问一问。

她叫梁平,今年62岁,是社区出了名的热心人,需要帮忙时一喊就到。“能在志愿服务中优雅地老去对我来说是一种幸福。”梁平说。

“我平常喜欢唱歌、跳舞、养生,是个很享受生活的人。”坐在记者身边,梁平一边展示她与朋友们聚会时的合影,一边坚定地说:“但社区有需要帮忙的地方我绝对义不容辞。”从今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时的社区防控,到州城“7·17”洪水灾害清淤救灾,都有她的身影。

这个春天对于梁平来说无疑是难忘的。每次在新闻报道里看到全国各地的医生、警察、志愿者共同抗击疫情时,她都非常感动,尤其是看到社区的工作人员不辞辛苦地开展人员摸排,她萌生了参加志愿服务的想法。“虽然我的力量非常薄弱,我也不是党员,但我觉得我应该像党员一样参与抗疫行动。”

2月4日,梁平在社区网格员朱燕那里得到社区大党委书记张勇的联系方式,在几通电话都占线的情况下,她发去一条满怀诚意的短信:“张书记好!你电话忙线中未通,现以短信的方式向你请缨,我自愿参加抗疫志愿者,出一份力。”

不一会儿,张勇就给她回了电话。也许是没料到会有老年人愿意参加志愿活动,张勇还以为她是在校大学生,“他问我是哪个大学毕业的,我说我已经是个老太太了。”梁平笑着说。

“她下午跟我们联系确认了工作内容,晚上在她的朋友圈里就看到她外出工作了,我们都很感动。”朱燕说,那条深夜发出的朋友圈里,梁平做好了防护措施,手拿笔记本和笔,配文写道:“这场战役没有局外人。”

朱燕不知道的是,得知梁平要去参加志愿抗疫工作,家人和朋友都不赞成,面对子女的劝说,梁平有些“火”了。“我说现在医疗条件这么好,即使我不幸感染,治得好最好,治不好就算了,反正我已经活到60多岁了,要做一点利国利民的事。”她义无反顾。

梁平被安排在航空大道老客运车站执勤点工作。执勤点一共设置了7人,除梁平外其他都是年轻党员。执勤岗每班1人,需独自工作5个小时。遇到其他人家里实在走不开的时候,梁平都自愿为他们代班。

在执勤中,梁平和同事们发现有一家家庭宾馆频繁有不同人员持社区证明出入,觉得有些异常便报了警。盘问中,一个小伙子拔腿就跑,梁平想都没想就跟着追,“我说你莫跑,疫情期间你回不了家,跑到哪里也没人敢收留你,不管你们是做什么的,政府都会帮助你们的。”边喊边追了百来米,小伙子听了她的话,和其他人一起被随后赶来的警察带去隔离点。

一个多月的志愿工作中,女儿受到她的影响也参与到志愿服务队伍中,在相隔不远的执勤点工作。“女儿开始是最反对我的,但她最后也参与了进来,直到3月19日我们才从执勤点上撤离。”梁平说。

7月17日,州城遭遇了洪水侵袭。“我们社区的下沉党员数量不多,清淤救灾差人手,我给梁姐打电话,她爽快地答应了。”朱燕说。

素日里,梁平打扮得精致,举止优雅,但参与清淤救灾活动时却像变了个人。“凉鞋泡坏了,我就穿胶靴。衣服打湿了,我就花39块钱买了条棉质的‘蛋糕裙’换上,吸汗,方便干活。”7月18和19日,梁平连续两日协助社区参与机场路片区清淤救灾工作,一直弯腰清淤让她犯了腰疼的老毛病。“我总是在想,虽然我不是党员,但在年轻人面前我也要起带头作用。”

因为她的热心和负责,不是党员的她也被拉进了社区下沉党员工作微信群。在群里,她不太说话,但每次看到有工作安排,她便会快速地回复“收到”。一次,社区工作人员发送了她联系的一家医院为社区一小区办公室捐赠的彩色打印机投入使用的照片时,她默默地没有说话。“我做这些事没想要大家感谢我。”

而在另一个微信群里,梁平和同样热爱唱歌跳舞的同龄朋友们也经常开展活动,她参与志愿活动时,也会在群里号召大家一起参与。“大家都老得很优雅,但我和他们有些不一样,我想在家庭里树立一个榜样,也给身边人做个示范,让大家知道我们这个年龄了还能为社会奉献余热。”梁平说。

责任编辑:吴欢